当前位置:主页>金融天地>证券>正文

政泉控股PK北大方正幕后的郭氏江湖

2014-12-08 来源:中国证券期货 责任编辑:Amelia 点击:

分享到:

不到20年便造就了260亿资产的庞大商业帝国,但在这一过程中郭文贵的多个合作者被其举报、纷纷落马,郭文贵本人也在协助有关部门调查后离境,至今未归,有举报人透露其已被河南警方立案侦查
 
● 文 /《中国证券期货》记者 苏建军
 

政泉控股举报北大方正“代持”信披违规和内幕交易事件还在持续发酵当中,两家公司通过自家公司官网和媒体“互殴”已有三个月,整个事件紧紧围绕北大方正旗下方正证券在重组过程中“违规代持”和政泉控股失信以及方正CEO李友和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政泉控股称股东代表)展开。

随着事件的发展,内幕不断被抛出,政泉控股背后神秘商人郭文贵也越来越吸引关注此事件的人们,《中国证券期货》特派记者沿可追溯的资料和实地采访梳理出郭文贵20年间从白手起家到亿万富豪的“发家”三部曲。

裕达国贸一站起家

河南省省会郑州市是郭文贵起家之地,也是有关郭文贵谈资最多的地方,虽有人对其敬畏,但微词者也颇多。

公开信息显示,现年46 岁的郭文贵,山东人, 18 岁就到黑龙江省政府工作,22 岁转战郑州任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业务处职员。1992 年, 他开启了人生的大转折,一跃成为核工业部( 郑州) 干休所下属的集体企业——河南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一年后又与香港爱莲有限公司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公司(下称“裕达置业”)。

裕达置业成名于1998 年建成的裕达国贸大厦,尽管地处郑州市郊,这座由裕达置业投资三年建成的多达45 层、高200 米的大楼,无疑是当时中原第一高楼。然而这座使郭文贵成为风云人物的高楼,却在不久后曝出高负债,资产负债率接近100%。

2005 年6 月,中国工商银行向各大资产管理公司剥离7000 亿元的不良资产,其中裕达置业共有6.0091 亿元的债务本息被工行河南省分行作为“可疑类资产”划到了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冬日的阳光下,紧邻郑州市档案局的裕达国贸大厦(下称裕达国贸或裕达国贸酒店)在寒风中与周边“低矮”的建筑相比,十分抢眼和突兀。

当地人告诉《中国证券期货》,20 年来,附近几公里内没有比裕达国贸再高档的酒店。《中国证券期货》也注意到,位于郑州中原路220 号, 离郑州市政府不到100 米,离郑州火车站、长途汽车站仅3 公里、机场4 公里的裕达国贸确实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可以说寸土寸金。

裕达国贸酒店大堂经理杨守一告诉《中国证券期货》,裕达国贸的行政间即使包年每月费用也要在两万左右。但对于记者的其他问题其均闭口不谈。该酒店的其他员工对涉及公司领导的话题更是谨慎。

有知情人透露,裕达国贸在当年建设时,由于资金紧张,郭文贵曾遭债主追杀,弟弟郭文奇替其挡刀身亡,为纪念弟弟,郭文贵便将酒店的7 楼命名为文奇中餐厅。《中国证券期货》在此餐厅采访时更是遭到“训练有素”的服务员接待, 这里的服务员和上述大堂经理一样三缄其口,称《中国证券期货》如果想了解公司管理层架构其可通知公司高层接待。

据公开资料显示,裕达国贸高45 层, 共耗资3 亿美金,据另一份内部资料显示,截至2009 年裕达国贸仍欠某银行巨额贷款。上述内部人还透露裕达国贸在未建设完工时就已被分楼层抵押给了多家银行,而这些资金最终去向不明。

博弈盘古大观 一剑封喉北京副市长

在开发裕达国贸后不久,郭文贵便转战北京,其在北京运作的项目与河南项目的风格一脉相承,对房地产事业仍是情有独钟。

政泉控股PK北大方正幕后的郭氏江湖

1998年,知名演员朱时茂与郭文贵发起成立了一家“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二者分别出资300万元和200万元。2001年,一家名为AC摩根的公司授权文茂公司使用“摩根”中文字样,北京文茂就此更名为北京摩根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摩根投资”)。

2002年,郭文贵旗下的摩根投资、政泉置业分别拿到位于朝阳区大屯乡的地块,开始建设摩根中心与金泉广场。

金泉广场却让郭文贵再度遇挫,因资金紧张,金泉广场一度停工。长袖善舞的郭文贵竟请动保利地产为其注资换股,在金泉广场完工后,政泉置业原股东仍有权回购股权。

与金泉广场运作模式相同,摩根中心先通过少量的资金启动,后通过建筑商垫资、抵押项目融资解决资金问题,最后则以分期销售回笼资金。暂时卖掉金泉广场解决了资金紧张的尴尬局面,郭文贵更加孤注一掷地保住摩根中心。

不料,2005年摩根中心却遭遇了“8.31”大限,不交齐土地出让金,收回土地使用权,摩根中心欠85%的出让金,北京国土局决定收回土地,主管此事的是时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的刘志华,由此导致土地使用权纠纷,而此次纠纷的结果是时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的刘志华因“情色交易”视频被举报遭中纪委调查,后被查出严重违纪违法而落马。摩根中心的接盘者首创置业董事长刘晓光被要求“协助调查”,首创置业因此黯然出局。有消息称此次举报即是郭文贵所为。

峰回路转,最终摩根中心重回郭文贵手中。2007年摩根投资变更为盘古氏投资,历经多次变更,朱时茂已经退出,实际控制人为郭文贵。摩根中心也随之变更为“盘古大观”。

在网上长期实名举报郭文贵的河南焦作凯莱大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建升对《中国证券期货》说,“郭文贵惯用此手段,而且是屡试不爽,郭文贵整个商业关系几乎都是通过抓'小辫子'来维系,河南有很多人被郭文贵如此逼迫利用,当年的郑州市某局长的‘百万豪宴’举报帖也是出自郭之手”。

郭文贵自运作裕达国贸开始确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资本运作神话,而其多个亲密合作者锒铛入狱也是不争的事实。

原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2007 年因受贿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谢建升称,此案举报人也是郭文贵,因王有杰的大量赃款放在了郭文贵控制的裕达国贸,郭文贵也因此被要求协助调查。此事成为了郭文贵在郑州的另一笑谈。

除王有杰和刘志华等政府官员外,曾与郭文贵一起合作的曲龙、赵云安也已被司法机关批捕、审判。

惊天大逆转收购民族证券

在成功操作了裕达国贸、盘古大观、金泉广场项目,“扳倒”了王有杰、刘志华等高官,“征服”了首创、保利等地产大鳄后,郭文贵再一次以惊天逆转的方式成功将民族证券收入囊中。

民族证券的前身是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 简称中民信),其曾经是中国早期200 多家信托公司中的一员。2002 年4 月, 经国务院与证监会批准,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整体转制为中国民族证券。2007 年1 月31 日, 中国证监会以证监机构字[2007]37 号文批准, 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受让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持有公司的35,395.64 万元股权(占出资总额的25.39%); 石家庄市商业银行受让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持有公司的9,500 万元股权(占出资总额的6.81%)。至此, 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持有公司股份61.25%, 成为第一大股东。

2009 年12 月, 石家庄商业银行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所持的民族证券6.81% 的股权。政泉控股(政泉置业)出资2.97 亿元受让了石家庄商业银行手中的民族证券6.81% 股权。郭乘势楔入民族证券。关于此次转让,公开信息极少,很多关节点至今为谜,此役郭文贵并未公开出现,成功拿到了这6.81% 股权,(经《中国证券期货》了解,曲龙和他的中垠公司代替郭取得此股份,后又转给政泉控股)此次受让为日后郭氏布局金融业奠定基石。

2011 年1 月13 日,首都机场集体持有民族证券61.25% 的国有股权转让,挂牌价16 亿元, 在北京产权交易所( 下称北交所) 挂牌。挂牌期满后,除了有优先受让权的原股东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 ( 下称政泉置业) 之外,未有新的受让者提交竞买这部分股权的申请。首都机场集团在挂牌转让渡这部分股权的时,除了有优先转让权的老股东之外,为新进来的受让方设定了高门槛, 其条件是:由三家以上国有独资企业( 非金融机构) 组成的联合受让体,每家企业实收资本不低于500 亿元、2009 年末净资产不低于2000 亿元。这样,能够合适此条件的央企也不足10 家。

此次61.25% 的民族证券股权挂牌价为16 亿元,业内人士和一些评估机构的人士觉得价钱偏低。当时有媒体报道,这个转让价有18 亿元估值之差。

截至2011 年1 月13 日民族证券挂牌期满, 出乎意外的是,有权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五家老股东中,只有郭文贵控制的政泉置业提交了受让申请。政泉置业这匹黑马横空出世,令市场对首都机场这种价格转让民族证券有了更多质疑。

2010 年至今,政泉控股获取民族证券控股权,并通过增资将股比提高到84%。

政泉控股PK北大方正幕后的郭氏江湖

坐上民族证券控股股东宝座的当年10 月, 政泉置业召开民族证券董事会、股东会通过一项决议,同意民族证券购买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 号盘古大观部分楼层,作为公司的新办公场地,总费用12 亿元。会后,民族证券立即向盘古氏投资公司预付了购房款人民币10 亿元。而当时民族证券净资产只有20 亿,10 亿预付款占了其一半 。 事后,盘古投资在约定期限内未“取得该房产的权属证明”。最终这笔巨额房产买卖没有成功,但购房款直到2013 年才归还 。

2012 年, 民族证券又与盘古投资签订了一个《写字楼租赁合同》,为期10 年,合同金额共计7.55 亿元。

但在谈及以上收购时,一直实名举报郭的焦作凯莱大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建升十分激动, 称郭文贵是用他的钱购买的民族证券。

谢建升说,“焦作凯莱大酒店有限公司与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签订了借款1100 万美元的借款协议。该协议中的保障条款是,将天津环渤海旗下的“天津华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份(包括其持有的“津滨发展”可流通A 股1.8 亿股) 全部质押给焦作凯莱大酒店。当时的市值是5 亿多人民币,到2007 年第三季度,该股票市值大幅上涨,涨到最高每股23 元,当时的市值净30 亿人民币。

当此笔借款到期出现偿还问题时,才发现此质押物所有权益已于2006 年10 月份被郭文贵、赵云安、曲龙等人以伪造签字,私刻印章的手段将该权益全部侵吞。在分文未出的前提下,仅郭文贵一人就从华泰账户上直接侵吞了4 亿多人民币,因分赃不均,郭文贵、曲龙、赵云安出现了内讧。在此阶段,因为郭文贵的所有公司都因债务纠纷被法院查封,故由曲龙的公司“中垠公司”非法持有“天津华泰”61.8% 的股权,法人代表为曲龙。在抢夺对“天津华泰”控股权的过程中,曲龙被郭文贵举报,后曲龙被以职务侵占罪于2012 年判刑十五年,赵云安也被抓获。”

“天津环渤海”对“凯莱大酒店”的还款保障全部落空。

迫于无奈,谢建升于2012 年8 月23 日在河南省焦作市报案,并立案受理。2012 年10 月31 日焦作市公安局接到公安部经侦局《以公经法(2012)转信字第56 号》及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以豫公经转字(2012)第714 号》转办的谢建升举报“合同诈骗”一案后,立刻对该案进行侦查。

谢建升说,“此案侦查结果是郭文贵、曲龙、赵云安等人组成的犯罪团伙侵吞了质押标的物、' 天津华泰' 的全部资产,已经被焦作警方执行逮捕的曲龙和赵云安对此供认不讳。”

赵云安在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犯罪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仍然被取保候审。

此后,谢建升多次上访,得到中央第八巡视组的重视。

谢建升说,“2014 年6 月份,案件重新启动并且重新抓获了犯罪嫌疑人赵云安。2014 年7 月份,警方将正在河北保定服刑的曲龙押解到河南焦作。曲龙到案后,他和赵云安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举报所有的犯罪行为都是在郭文贵的威胁和指使下进行的。

经过郭文贵反复的挪腾和非法侵吞,目前的股权结构如下:' 政泉控股' 控' 源润控股'61.8% 的股份。剩余的' 源润控股' 持有的' 津滨发展' 可流通股已于2014 年8 月份被焦作市公安局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全部查封。”

此外,谢建升还向《中国证券期货》提供了曲龙、郭文贵被立案侦查和河南警方逮捕曲龙的司法文书。

有媒体报道,郭文贵在去年12 月在接受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后突然离境并滞留至今。

《中国证券期货》在向河南省焦作市公安局解放分局求证以上情况时,该局工作人员未予以否认。

政泉控股PK北大方正幕后的郭氏江湖

神秘商人自己的幕后前台

2014 年11 月21 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 证监会透露对北大医药、北大资源控股、政泉控股等涉嫌虚假信息披露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其中,北大医药涉嫌信披违规一项已被坐实,但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等事项仍有待监管层得出结论。

时隔不久,就有媒体对郭文贵为政泉控股的实际控制人身份再次做了报道,并提出郭文贵作为政泉控股和民族证券的实际控制人在与方正证券的重组过程中,未如实公告,属违规,也应受到有关部门调查和处罚。

虽然在此前11 月14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政泉控股坚称郭不是实际控制人,但《中国证券期货》获得的多份资料显示,郭文贵确为政泉控股和裕达国贸以及源润控股(原天津华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相关资料显示,郭文贵、裕达国贸原高管马成、曲龙、赵云安均称郭为政泉控股、裕达国贸的实际控制人,政泉控股法人代表岳庆芝与郭是夫妻关系。


  而政泉控股的几份内部会议资料也显示,董事会签字一栏只出现岳庆芝的签字,并无“股东代表”郭文贵的签字。

此前也有媒体引用法院判决证明郭文贵曾用名“郭浩云”,并称“郭浩云”就是政泉控股现在股东之一郑州浩云实业有限公司名字的由来。

北大方正法务部负责人在接受《中国证券期货》采访时表示,现在看来,郭文贵实际控制的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重组一开始就是郭文贵设计的“阴谋”,郭欲在重组后重蹈民族证券“覆辙”, 使方正证券成为政泉控股的提款机,目前政泉控股资金链已濒临断裂,并且很难融到资。

《中国证券期货》就以上情况多次向政泉控股求证,截至发稿均未得到回复。

京ICP备13033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