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宏观经济>公司>正文

周航乐视冲突带来巨大损伤 易到要找投资商接盘化解危机

2017-04-23 来源:新浪综合 责任编辑:编辑部 点击:

分享到:

  连日风波再次将易到推向悬崖边缘。

  4月17日,创始人周航一封声明将易到近期的困境公之于众周航称易到目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其主要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达13亿元。他还表示乐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殃及易到”。

  易到与乐视方面则在晚些时候发表声明反击称,“挪用”一事不属实,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之后将就上述行为追究周航法律责任。至此,易到管理层分化严重,问题彻底公开化。

  4月20日晚间,易到3位创始人周航、杨芸和汤鹏联合宣布离职,第二天,易到方面就宣布任命全新管理团队,多位乐视系高管加盟,易到在管理层面完成乐视化。易到方面还表示,融资取得突破性进展,预计5月司机提现问题将得到彻底解决。

  据《财经》此前报道,乐视此前曾与多家机构接触,可能引入的投资方包括:携程、复星和AA租车母公司宜租集团等。

  目前看来,携程方面入局的可能性较低。公开资料显示,携程曾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8月参与了易到用车的两轮投资,截至2014年12月投资价值为6.28亿元。此后携程两度对易到减持,2015年投资公允价值为5.27亿元,2016年则下降到2.28亿元。另有携程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从去年6月开始,易到在携程平台的订单量开始出现明显下滑。中国旅游研究院杨彦峰博士也认为,携程拿下易到的可能性不大,不如自己做平台。

周航乐视冲突带来巨大损伤 易到要找投资商接盘化解危机

  复星集团也被认为是可能的候选人之一。据了解,复星系资本曾在汽车融资租赁、汽车金融、汽车保养、二手车服务等领域广泛布局。今年3月,复星集团领投了创新型车联网技术服务提供商The Floow的1300万英镑股权融资。而易到作为连接车主和乘客的C2C网约车平台,可以成为复星系汽车产业的重要一环,为其他业务导流。

  另据腾讯财经,AA租车母公司宜租集团也是易到的选择之一,前者希望对易到实现100%收购,与AA租车合并运营。其对于易到的估值约为150亿元,相较两年前乐视7亿美元收购易到70%的股权而言,价格近乎翻了一番。但易到仍是乐视生态布局中重要的一环,其被认为是乐视汽车生态的入口,100%的收购可能性不大。周航等三位易到创始人离职后,易到火速宣布新的管理团队,多位乐视高管加入,足见乐视对于易到继续控股易到的决心。

  对易到本身而言,可以活下来的方式很多,但任何一种都不太好过。如果说从今年开始出现的“易到司机提现难、用户打车难、拖欠供应商项目款”等问题是在消耗易到在公众面前的信誉度,那么连日来的风波对易到而言则近乎是毁灭性的损伤。

  据了解,易到持续多日的风波引发了司机和乘客的不安,在北京和上海等地的易到公司出现了司机集中提现的情况。上海前达律服成立了易到维权联盟,据透露目前至少有800名用户和司机加入维权。

  车主张先生拉黑活十多年,网约车出现后他辗转在多个平台接单,从去年9月份开始拉易到,目前已经累计提现近4万元。“今天路过来排队提现,光是楼下停车费就得花个30多块。还耽误生意。”他对界面新闻记者抱怨。目前他的易到账户里还有近5000元没有提现,他所在的租赁公司里,有几十位网约车司机面临同样的问题,一次次提现失败消耗着他们的耐心:“车队队长动员我们继续拉活,这么大一个公司跑不了,但大家都没信心做,继续接单的人不多了。”从周航发布声明至今,越来越多的车主去到北京、上海等地的易到公司提现,出现司机挤兑现象。

  司机端出现信任危机,对易到而言可谓是丢了魂。对于易到区别于其他网约车平台的优势,易到现任CEO彭钢曾在接受媒体时表示,是体验式和司机。“从易到的定位上来看,易到是体验式定位,而滴滴是规模定位。体验式定位的核心是司机,易到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对司机有要求,这是易到的先行优势,也是易到的灵魂,易到的高品质服务追根溯源,皆是为此。”

  平台司机端供应不断减少,打车变得比原来更难了,随之而来的是用户的逃离。极光大数据iApp显示,从去年8月开始,易到活跃用户数量流失情况惨重。今年3月,易到的月活用户数量仅为328万人,相距2016年8月的峰值826万少了500万人。

  此前,易到凭借持续8个月的充百返百营销活动将用户和司机重新聚集在易到平台,而高额的补贴力度也给易到此后的运营埋雷。据估计,充百返百期间用户累计充值超过60亿元,这意味着易到同样要投入至少60亿元补贴用户,这之后其还持续推出80%、50%等充返活动,这也使得易到资金紧张,积重难返。另据了解,易到之后推出的“生态充返”活动中,为用户送出的乐视电视、会员等产品,亦需要向乐视方面付款。

  据《北京商报》,有分析人士认为,易到充返模式对现金流要求很高,同时,网约车行业本身对现金流需求强烈,充返模式容易带来资本窟窿,模式危险很大。如果按照易到每天100万单,高峰时期每单补贴7块钱计算,易到一个月要烧2.1亿元,还不包括其他运营、人力等成本。

  另外,易到目前尚未取得网约车平台运营资质。据了解易到在3月24日向北京市交通委提交申请,据知情人士透露,对易到平台的审查目前进行到现场勘验阶段,预计4月底其将获得网约车平台运营资质。

  目前,易到与原本在同一赛道的各方差距越来越大。滴滴主打全平台,今年以来在智慧交通和海外市场上持续加大发展力度;首汽约车因其专业性和合法性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神州专车方面,成为网约车第一股,主打安全专车和汽车生态也让其实现持续稳定运营。

  遭遇困境的易到还将遭受来自后起者的冲击。据界面新闻了解,目前在北京成功申请到网约车平台运营资质的公司有首汽约车和飞嘀打车,还有10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正在进行咨询或申请。此外,美团也在今年2月杀入网约车战场,在南京展开运营。

  2015年7月,悬崖边的易到遇到了“救星”乐视。2016年,易到依托乐视资源凭借高额补贴重回网约车第一阵营,易到总裁彭钢将2016年形容为“苦尽甘来”,他觉得是时候了,“哪有网约车平台不赚钱的。”

  2017年4月,易到再次遭遇危机,比2015年的危机更凶猛,前有追兵后有堵截的情况下,还要填坑,如果无法尽快解决司机提现和用户退款问题,易到的品牌信誉度将丧失殆尽。这次它会遇到新的“救星”吗?无论对谁而言,给绝境中的易到开药方都绝非易事。

京ICP备13033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