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宏观经济>公司>正文

郭文贵的“双面”资本运作

2014-12-19 来源:中国证券期货 苏建军 责任编辑:Amelia 点击:

分享到:

本刊记者 苏建军
近期,政泉控股的神秘“股东代表”郭文贵正处于舆论的风头浪尖,有人说他是传奇、北大大手笔的资本玩家,有人说是他正在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滞留境外的“犯罪嫌疑人”,还有人说他是利用不法势力、“大老虎”撑腰鲸吞他人钱财的黑恶商人。
众说纷纭,《中国证券期货》记者在持续关注和两次刊文报道相关内容后,再次梳理出郭文贵商业轨迹中的星点往事。在这些往事中,郭文贵利用其控制的公司进行“杂耍球”式的交易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成功。
北大方正爆料政泉控股销售欺诈
在政泉控股咄咄紧逼北大方正之际,北大方正也给出了一记重击。
12月2日晚间,方正证券公告透露,政泉控股或涉嫌欺诈销售、财务信息虚假披露,将致函要求其核查财务状况。
方正证券的控股股东方正集团称,政泉控股于2013年12月27日与北大物业签署了《购房协议书》,北大物业以9亿元人民币向政泉控股购买北京市朝阳区的90套公寓房产。北大物业已按照协议约定于2013年12月27日支付了全部购房款,但政泉控股至今未能根据协议与北大物业就前述房产办理网签手续,也未交房。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政泉控股应作为预收账款进行核算和列示,但经查阅政泉控股《2013年度财务报表审计报告》未发现政泉控股存在该笔大额预收款款项。方正集团认为,政泉控股存在将资金进行体外循环或提前确认收入的嫌疑。
北大物业亦透露,付钱拿不到房子的情况已经存在一年了,目前已经就政泉控股欺诈销售提起诉讼。方正集团方面质疑政泉控股资金链紧绷,或拿已售房屋融资。
方正证券称,如果确实存在上述情况,将直接影响政泉控股在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合规性。因此,董事会同意向政泉控股致函,要求其核实上述财务情况并说明影响。
北大方正负责人在接受《中国证券期货》采访时表示,北大资源物业和方正产业控股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并完成政泉控股的财产查封,于2014年12月15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材料,就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起诉政泉控股,要求退还购房款金额共计15亿。
民族证券耗费十亿搬回“婆家”
在巧取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6.81%股泉一年后,郭文贵再次出人意料的拿下了首都机场集团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的民族证券61.25%的股权,一跃成为民族证券的第一大股东。政泉控股获取民族证券控股权后,通过增资将股比提高到84%,外界普遍认为,此次受让为日后郭氏布局金融业奠定了基石。
坐上民族证券控股股东宝座的当年10月, 政泉置业召开民族证券董事会、股东会通过一项决议,同意民族证券购买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盘古大观部分楼层,作为公司的一项决议,同意民族证券购买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盘古大观部分楼层,作为公司的新办公场地,总费用12 亿元。会后,民族证券立即向盘古投资公司预付了购房款人民币10 亿元。而当时民族证券净资产只有20 亿,10 亿预付款占了其一半。事后,盘古投资在约定期限内未“取得该房产的权属证明”。最终这笔巨额房产买卖没有成功,但购房款直到2013年才归还 。
2012 年, 民族证券又与盘古投资签订了一个《写字楼租赁合同》,为期10 年,合同金额共计7.55 亿元。
作为控股股东,郭文贵控制的政泉控股操控民族证券耗费一半资产(10亿人民币)购买自己未取得房产权属证明的房屋,并在“买卖没有成功”后拖延购房款。
次年再次在还没退房款的情况下,又操控民族证券签订金额超过本身资产37%的“租赁合同”。有人质疑,郭文贵演出的这场“杂耍球”式的商业运作,完全不顾其他股东的利益,民族证券成了郭的“提款机”。
源润控股四亿元只买了张假合同
一直实名举报郭文贵的河南焦作凯莱大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建升告诉《中国证券期货》,郭文贵是用他的钱购买的民族证券。
谢建升说,“焦作凯莱大酒店有限公司与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签订了借款1100 万美元的借款协议。该协议中的保障条款是,将天津环渤海旗下的‘天津华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华泰)股份(包括其持有的‘津滨发展’可流通A 股1.8 亿股) 全部质押给焦作凯莱大酒店。当时的市值是5 亿多人民币,到2007 年第三季度,该股票市值大幅上涨,涨到最高每股23 元,当时的市值净30 亿人民币。
当此笔借款到期出现偿还问题时,才发现此质押物所有权益已于2006 年10月份被郭文贵、赵云安、曲龙等人以伪造签字,私刻印章的手段将该权益全部侵吞。在分文未出的前提下,仅郭文贵一人就从华泰账户上直接侵吞了4亿多人民币,因分赃不均,郭文贵、曲龙、赵云安出现了内讧。在此阶段,因为郭文贵的所有公司都因债务纠纷被法院查封,故由曲龙的公司‘中垠公司’非法持有‘天津华泰’61.8% 的股权,法人代表为曲龙。在抢夺对‘天津华泰’控股权的过程中,曲龙被郭文贵举报,后曲龙被以职务侵占罪于2012 年判刑十五年,赵云安也被抓获。”
谢建升于2012 年8 月23 日在河南省焦作市报案,并立案受理。2012 年10月31日焦作市公安局接到公安部经侦局《以公经法(2012)转信字第56 号》及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以豫公经转字(2012)第714 号》转办的谢建升举报“合同诈骗”一案后,立刻对该案进行侦查。
谢建升说,“此案侦查结果是郭文贵、曲龙、赵云安等人组成的犯罪团伙侵吞了质押标的物、‘天津华泰’ 的全部资产,已经被焦作警方执行逮捕的曲龙和赵云安对此供认不讳。”
郭文贵在去年12 月在接受有关部门协助调查后突然离境并滞留至今。
与谢建升签订借款协议的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郑介甫也向《中国证券期货》佐证了谢建升的说法。
郑介甫说,2006年,我集团董事局成员赵云安私刻公章、伪造签字,将我集团的天津华泰集团有限公司股份侵吞,后赵元安、郭文贵等人又将公司前往多地,河南警方已立案。
在《中国证券期货》拿到的资料和裕达国贸前高管的笔录显示,在郭文贵实际控制了天津华泰后,该公司确实曾前往河南、内蒙、河北等地,并在此过程中更名为源润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源润控股)。
在实际控制了源润控股后,郭文贵再次大玩“杂耍球”游戏。
郭文贵控制的源润控股与其控制的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裕达置业)于2009年签订了一份购房协议,协议中裕达置业将本不属于自己产权的房屋“卖”给了源润控股,郭文贵控制的政泉控股代源润控股支付预付款4亿人民币(该笔钱政泉控股早前已从源润控股提走),后源润控股后因未支付尾款,该4亿元作为违约金被扣留在裕达置业。
据裕达置业前高管笔录,在以上协议的签订过程中,郭文贵均知悉所有详情。该协议本身就有问题,不可能履行。被郭文贵指派实际操作此事,已被河南警方逮捕的曲龙的相关笔录也证实此事。
谢建升说,上述案件河南警方已查实,郭文贵如回国会被立即逮捕。
 

京ICP备13033389号